qq

陌上花开 09

白羊入了狮子的口:

09



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正当三人在会议室策划怎么让两人自然的偶遇的时候,赵医生刚换了衣服准备下班。谭宗明正穿过医院大堂,他要去找凌远。于是,在医院的走廊,两个人就面对面的相遇了。这不是刻意的安排,这是真正的自然的偶遇。谭宗明老远就看见赵启平边整理衣服边往他的方向走过来,他甚至觉得自己眼花了,停下脚步注视着那个人。赵启平拖着疲惫的身体正想着回宿舍洗个澡就睡个天昏地暗,一抬头就看到前面有个人愣愣的看着自己。“老谭……”他本能的叫出那个埋在心底的称呼,声音轻到仿佛只是叫给自己听的。


两人就这样站着注视着对方,似乎要把这么多年的想念全部看回来。谁都不敢往前走,生怕走过去了,人就不见了。


谭宗明这些年来除了满满的想念还有满满的内疚,他不敢。赵启平除了满满的想念还有满满的疑问,他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。所以赵启平迈出了第一步,他走到谭宗明面前,红着眼睛洗了口气:“跟我来。”


圣玛丽医院的顶楼,赵启平和谭宗明面对面站着,依旧彼此保持着一段距离。这么些年,谭宗明早已练就 了处事不惊的状态,但此时此刻,他真的有些慌乱。而赵启平本来也不似谭宗明那么沉稳,此时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
楼顶的风有点大,赵启平深呼一口气,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谭宗明,抬眼认真的看了眼谭宗明,然后一巴掌打在他脸上。赵启平丝毫没有留情,谭宗明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。赵启平握紧拳头,冷冷的说:“从此我们互不相欠,也不再牵扯了。”


谭宗明一把拉住要走的赵启平紧紧搂在怀里,闷声说:“什么互不相欠,不再牵扯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!这几年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,如果不是你,我如何能撑到今日。”


赵启平毫无效果的挣扎着,听完谭宗明的话冷冷一笑:“想我?是谁不辞而别的。”


“对不起对不起,所以不是互不相欠,是我欠你太多。”又把怀里的人搂紧了一些:“这辈子,我慢慢还好不好?”


“不好不好!”带着哭腔继续挣扎:“我不要原谅你,也不要再理你了。”


虽然赵启平反抗,生气还说着一些赌气的话,但是谭宗明知道他心里还有他。有了这种感觉,内心也舒展了一些。继续搂着小孩儿哄:“好好好,你不理我,我死皮赖脸的赖着你,我理你。”


“我不要!”


“平平……”谭宗明似乎没听到赵启平赌气的声音,只是将他搂紧,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。这个在心底的名字,他终于可以叫出来了。这个人实实在在的在自己怀里,他不要再放手了,他也绝不会再放手。


赵启平慢慢的不再挣扎,安安静静地靠在谭宗明怀里。这是他日思夜想的味道。赵启平心里明白,他真的没办法再一次离开谭宗明。


“这一次,让我好好补偿你好不好?”


赵启平抬起红肿的眼睛,“才不要,说不准你又不辞而别了。”


谭宗明低头亲了亲赵启平的眼睛:“这一次,我可以给你一辈子的承诺。”


赵启平看着谭宗明的眼睛,没有回答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放声大哭的那种。说起来,自从谭宗明离开之后,赵启平习惯了隐忍,即使是在电闪雷鸣的夜晚,他也不曾这样哭过。谭宗明,是给他安全感和归属感的人,从小到大,只有在他面前才能做回真正的自己。小时候,规矩压着,后来,自尊压着。只有在谭宗明面前才能不守规矩,不管自尊。


谭宗明搂着大哭的赵启平,轻轻的拍着他的背,时不时揉揉他的头发。这个孩子压抑的太久,是自己的错。“乖,我在!”


听了这句话,赵启平稍稍稳定的情绪又不稳定起来,“我在!”就这两个字,他等了几年!谭宗明叹了口气,继续不厌其烦的安抚着。反正抱多久他都乐意。




于是,当凌远,李熏然和许一霖聊到天黑准备去吃饭的时候,看到了谭宗明牵着眼睛红肿的赵启平上了谭宗明的车。三人当场就愣了,这是怎么了!他们计划了那么久,还想着怎么自然,怎么不刻意,哪里合适……人家早就见面了……


李熏然撇嘴:“什么嘛!都白费了!”


凌远拍拍李熏然的脑袋:“算了,反正结果是一样的,走吧,去吃好吃的。”


“好!”立刻元气满满了。


许一霖无奈,凌远哥哥一定喜欢熏然。




谭宗明带着赵启平去了和平饭店,赵启平在门口拉拉谭宗明的袖子:“别去这儿了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不自在。”赵启平低着头瞅角尖。


谭宗明笑着揉着他的头发:“好,我们去自在的地方。”说完就拉着赵启平走了。和平饭店的接待小姐看到谭董事长的车都把经理叫出来了。谁知人家又走了。话说,谭董事长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呀?


赵启平的手被谭宗明紧紧的握着,谭宗明带着他走到了一个馄饨摊。“上海的馄饨好吃。你尝尝。”


赵启平笑嘻嘻:“吃过啦!确实好吃!”馄饨上来了,赵启平熟练的给自己加上料。


“挺会吃啊!”谭宗明挑眉,赵启平的这个吃法,他这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都不知道吃个馄饨还能调出这样的料。他当然不知道,赵启平刚来上海就认识了吃货李熏然。


赵启平一脸得意:“我有个朋友对吃有种天生的执着,吃遍上海无遗漏,而且有很多不一样的吃法。”


谭宗明一挑眉:“这几年你也认识了不少朋友吧?来上海多久呀?已经认识这么要好的朋友啦。”


赵启平凑到谭宗明面前,嘴里咬着半个馄饨,含糊不清地笑:“你吃醋啦?”


谭宗明无奈,小孩儿长大了。赵启平咽下馄饨,“在大不列颠的时候我光顾着读书和赚钱了,到了上海倒是交到不少朋友,不过也都是同事病人什么的。”


听着光顾着读书赚钱,谭宗明的心抽疼抽疼的,“以后不用这么辛苦了。你有我了。”


赵启平撇嘴:“我一直有你啊!要不是你,我怎么可能撑过这几年啊。”说完毫不在意的吃完了最后一个馄饨:“老板,再来一碗。”


谭宗明心疼坏了,握住赵启平的手,“没有你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撑过这几年。”


赵启平笑笑:“都过去了。”


谭宗明笑着点头,小孩儿真好!


吃完了馄饨,谭宗明牵着赵启平走在上海街头,车子在身后跟着。


“你住医院宿舍?”


“是啊!”


“搬去我那儿吧。”


“不了,我这儿挺好的,上班也方便。”


“那我搬过来?”


“得了吧,我那儿地方小。”


“我想把这几年补回来。”


“那你加倍对我好!”


“好!”


谭宗明将赵启平送回宿舍,在楼下看着他上楼,看着他的那间房间灯亮,看见他打开窗户朝自己挥挥手,才依依不舍的上车离开。不管怎么样,他的宝贝回来了。